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34|回复: 1

(随笔)死亡的触角

[复制链接]

574

主题

2032

帖子

430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308
发表于 2018-8-3 09:52: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郑的死,让我震惊,怎么会呢?听到这个消息,我有点闷了。小郑是我的校友,也是留校的老班长志杰的学生;我们也是同事,一起共事多年。小郑学习上很勤奋,肯钻研,能吃苦。他在数学高深领域有一定的造诣,外语计算机水平也很高,在工作中曾解决过一些难题。以后他辞职创办公司,当了老板,金融风暴席卷全球的时候,也影响了他的公司。他不堪重负积劳成疾,吐血而死。

殷红的血液浸透桌上的稿笺,滴落在地象散落在原野上艳红的小花。血在地上缓缓流淌,从我心头流过,恍然间,成了一行行腥红的诗句。唉,鲜花在开放的季节里枯萎了。

当我们一行赶到小郑老家时,看到他躺在门板上,几支蜡烛闪烁着隐隐欲息,他白发苍苍的父母已欲哭无泪。妈的!生命是什么?难道是稀薄的烟惨淡的雾?

小钮的死,又一次在我心头泛起了涟漪。他四十岀头,担任一研究室副主任,正是风华正茂干事业的时候。他是死在加班的工作岗位上的,据说是血液方面的疾病。如果当时身边有人,在他倒地的时候,施与救治,小钮是不会死的。我和小钮认识多年,关系一直不错,他的死让我痛心。

我的岳母因患癌症,离去已多年了。我目睹了母亲与疾病斗争的全过程,目睹了死亡是怎样一步步走近母亲的。

不用一一枚举,曾经我们觉得死亡离我们是那么遥远,如今却觉得离我们是那么近,那么近,它的触角已伸向我们熟知的人,伸向我们身边的亲人。

不用一一枚举,死亡这个张牙舞爪的魔鬼,它是那么凶险狡诈,它不分时间不分地域不分性别不分长幼,以各种形态将它的触角伸向人们。有的人猝不及防,中招倒下了,小郑小钮就是这样。

我感觉到死亡的触角,感觉到它悄悄接近我。当我警觉时,它闪开了,当我迷糊时,它又来了。它最初是什么时候来的,我不知道,它的存在,我却感觉到。

怕吗?我噎住了。别看我有时心如铁气壮如牛,当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真担心自己是个软蛋,不敢面对或者怯场,那就太丢人了。当然不会有人嘲笑的,毕竟它击中人的软肋,人性的弱点。

谁不想早晨醒来的时候,太阳冉冉升起?谁不想走出门去就面对鲜花和微笑?谁不想绿草地上升起的是孩子银铃般的笑声,而不是死亡的警讯?

当然,生老病死新陈代谢这是自然规律,谁也摆脱不了。死亡是每个人都要经过的终点站。那么,既然谁都有那么一个时刻,我们如何应对呢?

"------在她弥留之际,我们看不到她的悲伤,她很镇定,她让我们把头发梳理整齐干净------她始终微笑着用低哑的声音或用眼神与我们交流,道别------走出病房,姐妹们一个个都潸然泪下,泣不成声。"一个女工含泪向我讲述一个离去姐妹的事。

微笑面对死亡,把美好的一面留存下来。这个感伤的画面出现在我脑海中,这正是我寻找的一个答案。

面对死亡,你微笑,死亡退却了;你怕,死亡又来了并伸出它的触角。我想,乐观主义始终主导我的生命,不管是遇到什么,纵使死亡将触角乔装打扮或者变幻莫测。如果真的那一天来了,我只想静静地走,静静地听不到一声叹息。一天早晨,有感而发,欣笔写下"也是愿望"。

如果我的离去/是那样般的无声无息/象田间一丝丝薄烟/山脉中淡淡的薄雾/大地依然阵阵脉动/人声仍然喧声如潮

我不想要/一个个精雕细琢的花篮/艳丽的色彩/会曲解我的人生/也不想要/一节节台阶下/大理石装点的归宿/那让我感到冰凉和心悸

我只想要/家乡的一方泥土/静静的山脚下/当春风一吹/那熟悉的黄花菜又开放了/当秋夜一到/蛐蛐的鸣闹声是那般的好

这,也是愿望

这首不成熟的小诗一气呵成,一字都没有改动,原汁原味。这只是一种情绪的喧泄,与死亡无关。当然愿望是达不到的,原因众所周知。倒是我老婆,看到后有点慌了,忙向懂诗的人咨询,人家的一番解释,她才放心。

我大约记得有这样的对话:一位学生问一位学者:"你怕死吗?"学者答道:"我活得好好的,干嘛要想死------你该干嘛去干嘛去。"学生不甘心又逼问道:"如果你已经死了,你害怕吗?"学者笑道:"如果我已经死了,什么都不知道了,那更不用害怕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74

主题

2032

帖子

430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308
 楼主| 发表于 2018-8-3 09:53: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自己对死亡的认识,豁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