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63|回复: 1

(散文)永安溪

[复制链接]

188

主题

423

帖子

43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33
发表于 2018-8-3 20:28: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老家仙居的母亲河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永安溪。因为仙居县历史上曾取名永安县,所以这条贯穿仙居全境然后汇入灵江一路奔腾到海的河流就有了美丽而又吉祥的名字。哺育和浇灌着仙乡大地的母亲河从我老家五都潘村前流过,欢笑的溪水日夜奔流着。母亲河有着丰沛的水量,孕育出两岸茂盛的以柳树为主的片片树林。林中的枯枝落叶、丛丛嫩草、野花野果,及纵横交错的树树叉叉,一年四季为我们提供着源源不断的惊喜,锻炼着我们的劳作,丰富着我们的生活,为我们增添了无穷的童年乐趣。
春天的季节里,对农家女孩来说,进入溪边的大树林首先是挖草草,有空余才会去采摘花花。那是我们村庄里基本上家家户户都饲养着一二头猪,在粮食短缺的情况下,野外的鲜嫩野草就是猪的主要食物,而这项任务也大多由家里的女孩去负担。记得从六七岁开始,我常常是与姐姐等三五好友同去溪边的树林,一个人胆子小不敢去也没兴趣去。一路上同伴还在戏笑打闹的,一进入大树林,大家立马分头行动,有各自的领地和招术,各人使出浑身解数,开展无形的竞争, 这不光比赛挖猪草的数量还讲究质量,如挖到猪爱吃的田荠、豆腐皮草、马兰头、野籽麻草、蒲公英等等,而且篮子装满的,会赢得同伴啧啧称赞。至于常见的如长毛菁,辣了草等,猪不喜欢吃,既便篮子装满同伴包括父母也不待见。到了约定的时间,大家都提着各自战利品,有说有笑中相互比较。如果大家觉得有兴趣或时间还早,再开展一些快乐的游戏,如捉迷藏,比赛跑,比爬树等等。柳树林里垂挂下来的弯弯柳树条及林中的花儿,则变化出我们头上戴的各样帽子,我们手上戴的好看的手镯等。当有同伴惊呼说太晚了,太晚了时,才知夜幕已早早降临了。
夏秋时节,快乐的场景当然就是在河里了。那时,清澈的河水在成片成段的鹅卵石上流淌。多种多样的鱼儿就生活在清净的水中,穿梭和游戏在石头下。暑假里的多个烈日正午,我和两个弟弟的很多欢乐时光就是在这河边,在这游鱼中。两个弟弟很熟悉鱼性,知道鱼儿就在石头底下躲藏起来,他们如蜻蜓点水般下水。轻手轻脚的两手往石头缝里一夹,如同磁铁一样,鱼儿就被牢牢吸住了。真的无法想象,活蹦乱跳的鱼,他们竟然能徒手抓获成功!而且速度是这么快,手一入水鱼儿也就乖乖的自觉的来到他们的手中,像变魔术一样一条一条的被手到擒获。弟弟俩将鱼一一扔上岸时,有不少仍然在活蹦乱跳着。我则应接不暇,手忙脚乱而又心花怒放,用河边的狗尾巴草把鱼儿条条串起来。一个中午常常有四五长串的收获,什么白鱼花鱼黑鱼,长鱼扁鱼,有鳞鱼无鳞鱼应有尽有。我们都是趁父母午睡时偷偷溜出来的,不敢拿任何的渔具,想不到竟锻炼出两个弟弟徒手抓鱼的本领。叫他们拿笔写字,他们的手又笨拙得很。
深秋和冬季,我们的活动场景,又重新回到那片树林,那就是拾取满地的落叶和枯枝。一直到现在,广大的农村,还在用柴火烧灶做饭。而烧灶的第一道就是先点燃容易着火的引子,然后传递给粗大柴把燃烧。溪边的大林子的枯枝落叶就成了我们全村最易获取的烧火引。这必须借用一张耙子。象张开的手指端上弯曲另一端用一根长长的竹竿连结的耙子,头上张得越宽越好,弯曲度九十最好,把手当然是越轻越好,且长短合适。如果谁拥有了这三好合一的一把耙子,那他就成功了一半。所以谁耙子好,我就会乘她休息之机速速地利用几下,或各自对比和自我吹嘘耙子。进入深秋,大树林豪爽地抖落外衣,慷慨大方地把枝枝叶叶洒满整片树林。我们有时天天去拾取,每次都是满地铺积,耙子下去,叶叶进来,装满一竹箕,轻而易举。所以我们也就有更多的时间在林间撒野,如爬到树上破坏鸟窝,在地上建造城堡,或在地上画上方格做游戏,或比赛摸高跳高跳远,或对着河水扔石头打水漂.....基本上每次都有新玩法新名堂。现在回想起来,竟然还是那样的令人神往。
我初中高中就读的横溪中学,又叫羊草山中学,就建在我们村边一座名叫羊草山的小山上,学校面对着永安溪,山上树木葱茏,青翠欲滴,山下,溪流潺潺,河水清澈见底,游鱼可数。这么好的自然风光,就足以让学校远近闻名。而我也因此有地利条件,吃住在家,读书条件优越于同班同学,为我考上大学创造了便利。现在回想起来,永安溪真的功不可没。
取名叫永安的河流也总有发怒不服堤坝约束出外撒野的时候,这却让我从另一方面学会坚强,承受挫折。记得是高中时暑假的某一夜里,我们在深睡中被父母急切的呼叫惊醒:发大水了发大水了。当时我和姐姐同睡一床,听到父母的呼喊后两人睡眼朦胧急急下床,只听得扑通一声,河水乘全村人熟睡之时悄无声息的弥漫整个村庄了。此时全村断电,漆黑一团,尖叫声哭喊声不绝于耳。我从小到大从未遭遇过这么大的洪水,鞋子根本无法寻找,心头既恐又惧,十分担心房子会榻下来。爸妈摸黑着把我们聚扰,打开房门,嘱我们往村庄的西边高处上逃。一踏出屋子,水势更急更深,我们全家人手拉着手,赤着脚,小心翼翼又步履蹒跚地往前一点点探路,有些房子已被水冲垮,堵住去路,七拐八弯,才走出积水。我们继续跟随着惊恐的人流,逃往山上。因为正是早稻收割时节,雨水挟带着稻草等杂物,将位于村下游横跨永安溪的大林大桥的桥墩堵死,水流不得下泄,慢慢上溯,又是夜里,整个村庄全部进水。我家在村南口,离永安溪最近,吃水深度也最厉害。而且前一天抢收进来的稻谷就平坦在地面上,现在水漫金山,谷子的命运可想而知。待天明洪水退却我们重回家门时,污水满地,垃圾纵横,惨不忍睹。万幸的是房子还依旧坚挺,于是全家人一边笑谈着昨晚的外逃,一边清理家园。
还有一次发生在暑假的白天,我怀孕已八个多月,姐姐也有孕在身,我们两人都在妈妈家里。先生和两个弟弟眼看着雨势凶猛,安慰我们说只要永安溪不决堤,水势最大也不会有问题。他们叫我们安心呆在家,他们去外面关注着堤坝。只一会功夫,就传来他们焦急的叫喊声,大坝块堤了,快逃快逃,一边喊一边已快速来到我们身边准备出逃。哪里还来得及,滔滔浊浪旋间扑向我们全村,到处是急急的水流,我们相互手拉着手,才不至于被急流冲走。也幸亏是白天,并且事先也有些预备,又有过以前的经历,不是十分害怕。逃离危险地段后,看看全村又一次被洪水践踏的惨况,深知洪水的威力和无情。而在前一天,我和先生还在他的老家高高的山上。先生开玩笑说,这样也好,让孩子先经受考验,以后更经得起风浪。
世事变幻,沧海桑田,我离开村庄一晃竟20多年了。如今村庄的永安溪河段在高速公路下本本份份安安静静地流淌着,从县城开始沿永安溪边而建设的绿色道路将一直与我村庄连接。绿水绿道绿满眼,老家的永安溪,已融入时代的发展潮流,奔腾不息,生机勃显,永安的本义亦越来越鲜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5

主题

166

帖子

17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76
发表于 2018-8-5 08:38: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美丽的画面感,太美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