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8|回复: 1

土佛寺,一个苦行僧的最后归宿

[复制链接]

169

主题

680

帖子

246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63
发表于 2018-8-14 23: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美梦做伴 于 2018-8-14 23:22 编辑


土佛寺,一个苦行僧的最后归宿


文:李贤武




    在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东寨镇境内,有三座独立的小山:月亮山、溜溜山和圆山子。除了月亮山上有一块自然形成的,镶嵌着九个圆月状纹理的巨石外,一律都是光秃秃的小山包。然而,在这三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山背后,却流传着一个神奇而动人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炎夏之日,久居天宫的西王母颇感无聊,想到她的老家昆仑山去散散心,于是乘鸾舆华盖,率亲信随从,驾祥云和风,一路西行,来到祁连山之巅。祁连山一带是她的封禅之所,也就是现在所说的联系单位,这里有她的避署行宫。西方是她的娘家,她对西北这一带是素有感情的,她乐善好施法力无边,偶尔回一次娘家,只要小施神通,总会给这里带来无穷的福祉。她曾在洮河之滨会见秦穆公,经她轻轻点拨,穆王不久后便成为“春秋五霸”之首,为后来的秦灭六国一统天下奠定基础。后来,她又把一颗三千年成熟的蟠桃赐于汉武帝,鼓励他驱逐匈奴,澄清寰宇,成就千古伟业。
    这次,西王母站在祁连山冷龙峰顶望下一看,只见永昌一带草木稀少,荒凉萧条,人民生活苦不堪言,随生测隐之心。她掐指一算,原来是此地山缺水漏,脉气不聚所致。于是命令随从中的两名大力神各负一山,前去堵住永昌地脉外流的麻黄沟山口和黄家泉山口。
两名大力士分别背着月亮山和溜溜山一路走来,走到东寨境内时,已经很累了,便放下山休息。这时,迎面走来两个人,一个是骑着高头大马的富商,另一个是袈裟褴褛的苦行僧。富商拿出两颗夜明珠献给两名大力神,要买下这两座山。苦行僧坚决反对,他恳求大力神继续把山背到原定地点。大力神问僧,你有比夜明珠更好的礼物吗?僧拿出一只开了口子的破瓷碗奉上说,此碗名叫“天碗”,民以食为天,乃无价之宝,他要用这只碗去化缘,为大力提供食物。孰不知神仙不食人间烟火,两名大力神听了,皆轻蔑地付之一笑,把山留给富商,化作一阵风走了。
    苦行僧千呼万唤,最终没能唤回大力神。只好用手将山土捧入随身携带的包袱中,准备背往麻黄沟山口和黄家泉山口,他发誓,无论何年何月,不管千辛万苦,一定要用这两座山的土去堵住那两个脉气外流的山口,聚集脉气,让永昌的父老乡亲过上好日子。富商挡住他说,这山现在是我的了,我要在这里修建后花园,一捧土也不准带走。僧说,这两座山乃上天所赐,是用来造福百姓的,任何人不得据为已有!两人争执不下,富商显出本相,原来,他是一条千年蛇精所变,他吐着树杈一样的信舌,张开血盆大口,恶狠狠地说,穷和尚,识相点,不然我一口吃了你。僧说,摩诃萨青王子为拯救生灵尚能舍身饲虎,我算得了什么呢?你杀了我,将来还会有后来人效仿我的,天底下这么多人,你杀得完吗?!蛇精大吼一声:我先杀了你!看谁敢再来绕舌?说罢一口将苦行僧吞进肚里。苦行僧双手紧紧揪住蛇的心带,疼得蛇精一个跟头跌出了五六里地,缩蜷成一团,苦行僧包袱中的土从天而降,化做一座小山把蛇精压住,这时,苦行僧在蛇腹里被毒汁所浸,已经奄奄一息,蛇精重新挣扎起来,眼看着小山就要被它掀翻,只见苦行僧的那只“天碗”旋转着呼啸而至,那样子极像外星人的飞碟,“呯”的一声罩在小山上,将蛇精牢牢地扣在下面动弹不得,而那位执着的苦行僧,也永远长眠在了蛇腹之中。这就是永昌县东寨镇圆山子的来历,月亮山和溜溜山也永远定格在了两名大力士的歇脚之处,苦行僧捧掉土的地方,在两座山之间形成了一个豁口,如二龙戏珠一般,人们给这个山口起了一个十分好听的名字:“龙口子”。
    这个故事在本地流传已经很久了,仰慕那位苦行僧的人何止万千。为了纪念这位为道义而死的无名殉难者,后世出家人在圆山子山顶建庙塑佛,弘扬大法,将制伏了蛇精的那位苦行僧列入佛班,尊其为“苦佛”,为了纪念苦行僧,便将庙宇命名为“苦佛寺”。又在山下修了几间土坯房做为栖身之所,挖了一方涝池积蓄饮用之水。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苦佛寺被人误读成了“土佛寺”,一直延续至今。由于历时久远,现在已经无可考证,我想,地名以讹传讹的例子很多,不足为奇,永昌头坝的邵家寨子在方志上有明文记载,后来却莫名其妙的变成了“骚胡寨子”,真不知始作俑者处于什么用意。
    常言道,天下名山僧占尽。土佛寺身处穷山恶水之地,一向荒无人烟,连基本的生活条件都很难保障,若不是后世僧人敬仰苦行僧那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献身精神,谁会跑到这里来受罪?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来土佛寺出家的僧人,其禅定之心一点也不比当年在嵩山石洞面壁十年的达摩祖师逊色。
    据附近村子的几位老者说,民国时,土佛寺还有几个苦行僧在那里修行,他们种粮种菜,过着自给自足与世无争的生活。一些本地的庄稼人看到后,也到土佛寺一带开荒种地,却往往辛苦一年颗粒无收。他们感叹道:“土佛寺这个倒灶地方地皮子真硬啊,和尚种啥啥成,咱们啥也种不成。难道真是被苦行僧扣了个大瓷碗吗?”建国后,寺内出家人被强迫还俗,僧去庙空,日渐破落。文革时,寺庙被拆,佛像尽毁,木料被拉去盖了生产队的牛圈,只留下几截残垣断壁在风雨中哭泣。小时候,我经常和一群小伙伴到圆山子玩,古庙的影子已难以寻觅,只有它地基的轮廓依稀可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座高大的木塔,据说是飞行航空用的指示塔。
    一九五五年,土佛寺建成了劳改场,更名为红光园艺场。经过六十多年开发经营,监区、学校、厂房等基础设施一应俱全,还把山沟坡地改造成了可以种植多种农作物的万亩良田,栽植各类苗木近亿株,苹果、杏子、梨等大型经济园林十多处,使几千年的不毛之地变成了永昌的南泥湾。土佛寺是一个苦行僧的归宿之地,监狱是改造人之灵魂的强制单位,扶正抑邪,重塑灵魂是他们共同的责任,决策者选择这样一个地方来度化那些罪孽深重的人,是否有他别出心裁的考量?对此书无明载---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其实也是无法记载的。因此,个中隐情今天我们不得而知,但我宁愿相信那是真的。
    二O一三年,监狱机关迁往金昌市区,红光园艺场交给永昌县政府管理,土佛寺这个地名一直保存至今。政府有关部门响应中央号召,审时势度,“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从祁连山区迁出部分贫困农牧民,决定把这里改造成为全县最大的扶贫安置基地。现已安置精准扶贫户近百家,向全面落实“两个一百年”目标迈出了最坚实的一步。佛云:“修身岂为名传世,做事惟思利及人。”扶贫,也是度人的一种形式,政府的这一善举,难道不与当初那位苦行僧的初衷相吻合吗?
    时至今日,脉气外流的那两个山口仍然畅开着,山依然还是光秃秃的山,水资源依然还是那样的短缺。我们不能将这所有的欠缺皆归罪于那两名大力神的贪婪吧,这也许是造化弄人的一种结果。清代乾隆年间永昌籍进士南济汉在《永昌县志.人物志序》中对此已经解释的很明白:“(永昌)部娄无松柏,山川初,不任咎也......”我们不能因家乡的自然条件差而自暴自弃。正如国际歌中所唱:“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美好的日子,全靠我们自己......”每一个人都在自觉或不自觉地为自身的幸福而奋斗,也许奋斗的结果不尽相同,但都会不可避免地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归宿。那么,人生的最后归宿在哪里呢?我认为应该是来自于无形,归至于有形。无形是业的轮回,有形是德的彰显。苦行僧的归宿就是一种德的彰显,德最终会将业化为乌有。
    土佛寺的发展,经历了业的轮回,最终回归于德的彰显。现在的土佛寺,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高楼林立,阡陌纵横,绿林成荫,红果飘香,一条正在修建中的高速公路穿行而过,必将为本地的百姓带来福音。以科学发展观来规划生态农业,始终走在时代前列,成为整个永昌地区发展的一个排头兵。我认为,改革开放最大的益处是赋予了人们一个自由民主的空间,创造了一个公平竞争的平台。由于历史的局限和体制的不完善,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现象屡有发生。我们在建全制度这个笼子的同时,还要大力弘扬苦行僧精神,只有这样,我们的社会才能健康快乐地发展。总之,改革开放创造了无数个世界性的奇迹,瘕不掩疵,四十年以来,本地人民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民主和法制建设逐渐完善,城乡差别进一步缩小,环境面貌日新月异,人们期待着更加人性化的自由生活。
    现在,土佛寺采取政府引导,“农户+开发商+生态农业+旅游项目“的最新发展模式,由永昌元生农牧科技有限公司承包开发,借力原红光园艺场的先天优势,力图将土佛寺建设成为一个美丽宜人、绿色环保的世外桃源,树标立新,造福桑梓。
元生公司的总经理张希云先生是我的同村老乡,他于二OO六年筹建了元生公司,首先从事养殖饲料的加工生产,其产品科技含量高,物美价廉,深受广大养殖户的青睐。笔者的养殖场也曾使用“元生饲料”多年,绿色环保,效益可观。时至今日,元生公司已经发展成为集饲料加工、种羊培育、有机肥生产三位一体的地方性龙头企业,为永昌经济的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值得一提的是,张希云先生还是一位颇有爱心的企业家,致富常怀慈悲心,多年来,他为家乡修路、帮助孤寡老人及贫困子女上学,共计捐款不下二十万元。二O一七年,他获得了团中央和农业部共同授于的“全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的荣誉称号。今年,他又来到了苦行僧的归宿之地土佛寺,承包了这里所有的土地和养殖设施,种植无公害蔬菜,经营观光农业,准备在这方一衣带水的热土上大显圣手。善缘广结,苦行绵绵,这难道又是一种巧合吗?
    当然,由于受自然条件和体制等方面的制约和影响,土佛寺的发展还有许多美中不足的地方,改革与发展不会一帆风顺,还需要吃苦在先的心理准备。只要我们秉持“以民为本”的理念,学习苦行僧公而无私的精神,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就一定会把土佛寺建设成为一个更加和谐美好的幸福家园。


(作者李贤武,笔名劲草,网名祁连月,甘肃永昌人,中华精短小说学会签约作家,甘肃金昌作协会员,自由撰稿人。主要作品有《雪莲花》、《蝉》、《代沟在旅途中》、《留一手》、《雪的遐想》、《终南山寻道》、《土佛寺,我魂牵梦萦的故土》、《童年趣事》等。通讯地址:永昌县鸿龙牧业联系电话1500945366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0

主题

636

帖子

157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71
发表于 2018-8-16 23:0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望下一看——是否应该是往下一看?有待商榷。
此文写的精辟,把传说与今天的发展紧紧连在一起。难得的好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